集团采购(GPO)模式与国内外理论研究(持续更新)

相对于B2C领域的“团购”,“集团采购”可理解为B2B领域多个组织机构的集团化、集约化采购,即指多个有采购需求的组织机构向第三方集团采购组织(GPO,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共享购买力而进行的横向合作采购[1-4]。其中,这些组织机构(含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机关及其他依法成立的单位)作为采购成员与GPO共同组成采购集团。GPO是不同应用领域中各种集团采购服务提供者的统称(如基于互联网的集采平台),除了兼具传统集中采购的需求汇聚 (demand pooling)和B2B市场的信息汇聚(information pooling)优势,还可能在合同管理、需求管理、技术创新以及社区建设等方面提供特色增值服务,从而在规模经济、范围经济、交易柔性、供应保障、信息透明等方面帮助采购成员通过采购实现降本增效。

“集团采购”可理解为B2B领域多个组织机构的集团化、集约化采购,即指多个有采购需求的组织机构向第三方集团采购组织(GPO,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共享购买力而进行的横向合作采购。GPO是不同应用领域中各种集团采购服务提供者的统称。

GPO模式正广泛应用于医疗、零售、餐饮、制造、建筑、教育等多个领域的私营企业、公益组织和政府机构,而GPO的产业化、持续健康发展,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由于采购成员之间、采购成员与GPO之间存在多种联结纽带(如业务、股权、行政等关系纽带),“集团化”也存在业务联结的合作联盟、股权联结的企业集团、行政联结的机构集群等多种形式,因此,现实中的集团采购有着不同的组织形式和权力结构,这也是影响集团采购运作和绩效的重要因素。

集团采购(GPO)模式一般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集团化”阶段,即GPO吸收多个采购成员的购买力,形成采购集团;然后是“采购执行”阶段,GPO代表采购成员选择供应商、并确定交易合同条款;最后是“剩余分配”阶段,GPO在结算后向采购成员分配部分剩余利润。

有关GPO模式的理论研究兴起于近十年,目前能为产业实践提供的理论和方法参考还相当缺乏,存在许多亟待研究和解决的重要问题和理论空白,特别是针对当前的信息技术与可持续发展背景、以及中国特色的治理环境。为促进 GPO模式的理论探索和产业化应用、提升GPO模式的价值创造与可持续能力,将国内外权威期刊上有关GPO模式的理论建模研究整理如下(若有缺漏,欢迎补充

关于GPO模式的国内期刊论文

[1] 但斌, 周茂森, 张旭梅. 存在竞争性制造商的集团采购供应链需求预测信息的共享与激励[J]. 中国管理科学, 2016, 24(3): 41-51.

[2] 周茂森, 但斌. 竞争环境下存在规模经济的集团采购供应链协调[J]. 中国管理科学, 2017, 25(2): 87-99.

[3] 周茂森, 但斌, 余辉. 互补品制造供应链的集团采购与需求信息共享[J]. 管理科学学报, 2017, 20(8): 2293-3009.

[4] 周茂森, 但斌, 周宇. 规模经济的差异化竞争制造商集团采购的权力结构模型[J]. 管理工程学报, 2017, 31(3): 192-200.

[5] 周茂森, 张庆宇. 竞争环境下考虑供应链透明度的大数据投资决策[J].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 2018, 38(12): 63-79.

[6] 吴璐, 郭强, 聂佳佳, 李富昌. 预测信息分享对药品双渠道供应链集团采购策略的影响[J]. 中国管理科学, 2021(online).

关于GPO模式的国外期刊论文

Hu QJ, Schwarz LB (2011) Controversial role of GPOs in healthcare-product supply chains.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1-15.

Hu QJ, Schwarz LB, Uhan NA (2012) The impact of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s on healthcare-product supply chains. Manufacturing &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 14(1):7-23.

Zhou M, Dan B, Ma S, Zhang X (2017) Supply chain coordination with information sharing: The informational advantage of GPOs.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56(3):785-802.

Yang Y-C, Cheng HK, Ding C, Li S (2017) To join or not to join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 A vendor’s decision.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58(2):581-589.

Hezarkhani B, Sošić G (2019) Who’s afraid of strategic behavior? Mechanisms for group purchasing.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8(4):933-954.

Saha RL, Seidmann A, Tilson V (2019) The impact of custom contracting and the infomediary role of healthcare GPOs.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8(3):650-667.

Ahmadi A, Heydari M, Pishvaee MS, Teimoury E (2020) Strategic decisions to join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s. Computers & Industrial Engineering 149:106869.

Ahmadi A, Heydari M, Pishvaee MS, Teimoury E (2021) Multi-level decision making for chain stores including GPOs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s). Computers & Operations Research:105433.

*声明:内容由会员周茂森发布,不代表集采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转载本文须获得授权,同时请注明出处。
引用本文: 周茂森. 集团采购(GPO)模式与国内外理论研究(持续更新). 集采网. https://group-purchasing.com/article/31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