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集采网首页
  2. 研究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利用2017 年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数据与2015 年省平台采购数据对药品价格降幅进行测算,以期为下一步政策的继续深入提供参考。通过遴选2017 年和2015 年同厂同规格药品,在维持2017 年各品规药品单价和2015 年销售数量的基础上计算药品采用集团采购的理论金额,并以该理论销售金额与2015 年合同金额对比,计算降价幅度。遴选1003 条有效数据,2015 年省平台采用药品合同金额为38.48 亿元,经测算2017 年理论金额为35.95 亿元,节省的费用为2.54 亿元,总体降幅为6.60%。总体来看,深圳药品集团采购药价降幅不大,接下来需要进一步发挥集团采购的带量效应。

来源:杨燕,何江江,邹璇等. 深圳市药品集中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J]. 中国卫生资源,2019,22(06):445-448.

近年来,控制药品费用过快增长是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为此各地对此进行了大量探索,现行的药品集团采购就是其措施之一[1]。药品集团采购是指通过第三方中介组织(统称为GPO, 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代表成员医院与生产商、经销商谈判,以降低药品采购价格[2]。2016 年,为减轻市民医药费用负担,深圳市出台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改革试点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3],并提出“试点期内,集中采购的药品总费用,比2015 年在广东省药品电子交易平台(以下简称“省平台”)上采购同等数量品规的药品总费用下降30%以上。”为评价该模式对药品价格的直接影响,本文利用2017 年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数据与2015 年省平台采购数据进行测算,以期为下一步政策的继续深入提供参考。

1 数据来源

2015 年深圳市药品采购数据来源于2015 年广东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2017 年深圳市药品采购数据来源于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组织。

2 测算方法

通过2017 年和2015 年同厂同规格药品价格的直接比较,计算降价幅度;对于整体降幅的测算,是在维持2015 年销售数量不变的前提下,测算每个品规药品采用集团采购的理论金额,进一步测算所有品规药品的理论销售总金额,以该理论销售金额与2015年合同金额对比,计算降价幅度。其计算公式为:

R =(ΣMn×Pg)/(ΣMn×Pn)× 100% – 100%

其中,R 为降价幅度,Mn 为2015 年销售品种单品规的销售数量,Pg 为集团采购药品品种单价,Pn为2015 年省平台药品品种单价。

对深圳市2015 年广东省第三方交易平台数据进行分析,对应深圳市集团采购药品目录共涉及5 046条数据,1 563 个品种(同一通用名不同剂型为一种),2 451 个品规,总金额77.52 亿元。对深圳集团采购数据进行分析,该数据共涉及1 724 条数据,635 个品种,922 个品规。

3 结果

通过对2015 年省平台药品数据和2017 年深圳集团采购平台数据进行对比,共获得1 033 条同厂家同规格药品数据,去除30 条2017 年药品单价缺失数据,共获得1 003 条有效数据。

3.1 药品单价降幅分布

有724 种药品单价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230 种药品的单价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升,49 种药品的单价没有变化。单价降幅最大的药品降价幅度为86.83%(从0.60 元降至0.079 元),升幅最大药品价格上升幅度为1 623.77%

从总体来看(除去22 种涨幅超过200%的药品单价),药品单价的降幅比较集中,主要集中在0%~5.00%之间,总体降幅超过涨幅(图1)。从目录批次来看,第一批的降幅集中在0%~5.00%、第二批药品的降幅也集中在0%~5.00%之间,但降幅更为明显(图2)。质量层次方面,第一层次的药品数量较少,单价降幅分布较为分散;第二层次的药品单价降幅集中在0%~10.00%之间;第三层次的药品单价降幅集中在0%~5.00%(图3)。从不同药品类别看,西药和中成药的降幅集中在0%~5.00%区间,西药降幅更为明显(图4)。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图1 药品单价降幅分布情况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图2 不同目录批次药品单价降幅分布情况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图3 不同质量层次药品单价降幅分布情况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图4 不同类别药品单价降幅分布情况

3.2 药品整体降幅

通过对1 003 条有效数据进行分析,2015 年省平台采用药品整体合同金额为38.48 亿元,经测算理论金额为35.95 亿元,节省的费用为2.54 亿元,整体降幅为6.60%。

3.2.1 不同目录批次药品降幅  目录批次为第一批的药品中,合同金额和理论金额基本持平,为2.62 亿元左右(合同金额为2.623 亿元,理论金额为2.624 亿元,因此降幅不为0)。批次为第二批药品的合同金额为35.86 亿元,理论金额为33.32 亿元,节省2.54 亿元,降幅为7.08%。

3.2.2 不同类别药品降幅  从不同的药品类别来看,西药的合同金额为27.49 亿元,理论金额为25.08 亿元,节省2.41 亿元,降幅为8.77%。中成药的合同金额为10.99 亿元,理论金额为10.86 亿元,降幅不明显,为1.18%。

3.2.3 不同质量层次药品降幅  从药品质量层次来看,第一层次的药品合同金额为1.32 亿元,理论金额为1.22 亿元,降幅为7.58%。第二层次的药品合同金额为13.94 亿元,理论金额为12.62 亿元,节省1.32 亿元,降幅为9.49%。第三层次的药品合同金额为23.22亿元,理论金额为22.10 亿元,降幅为4.82%。

3.3 价格上涨原因分析

对22 项涨幅超过200%的数据进行重点分析, 如表1 所示, 发现导致价格上涨的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低价药因原料垄断,造成生产成本大幅上涨;

二是以临床必须且采购困难的急救抢救药作为省平台的议价目录,由各医疗机构分别与生产企业议价,不能形成有效的带量谈判规模;

三是由于环保、人力等环节的成本上涨,造成近年来药品生产成本的持续上涨。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对降低药品价格的效果分析
表1 2015—2017 年单价涨幅超过200%的药品

4 讨论与建议

4.1 药品单价降幅不大

从药价降幅分布来看,多数品规药品价格降幅在0~5.00%之间,从整体降幅来看,对标2015 年采购量,节约2.54 亿元,降幅6.60%,与实施方案提出的30.00%的降幅有一定差距。该结果一方面说明了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组织能够在省平台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低部分药品的价格,体现出市场化药品集团采购的优势;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全国药品价格联动的情况下,仅以深圳地区的药品供应量无法有效换取药品单价的大幅下降,价格谈判工作有待进一步深入

4.2 部分短缺药品不降反升

从分析来看,部分低价药、临床必需药品价格增长明显。原因一是部分药品2017 年价格普遍上涨,二是该类药品本身处于价格较低的状态。因为GPO组织的出现可以促进生产商之间的竞争,但也可能导致由于价格较低生产商不愿参与竞争的情况出现[4]。同时一项关于221 家美国医疗机构的调查表明,集团采购可以节省10%~15%的费用。但当供应商利润空间被压缩,企业为保持发展,很有可能会偷工减料,影响药品质量[5]。因此有关部门在招标采购的过程中在关注降低药价的同时不能忽视药品质量。根据国际经验,发挥卫生技术评估[6]和药物经济学评价[7]在卫生决策中的作用,优选高性价比药品。

4.3 西药降幅大于中药

从质量层次来看,处于第二质量层次的国企专利药、出口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降价最多,进一步分析发现,第二质量层次药品为西药。而从药品类别看,中药降幅不明显,西药降幅超过中药。有研究认为,中药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药材价格上涨[8],而药材价格的背后是总产值超过5 100 亿元的中成药产业链[9],也许对于科学发展,科学竞争仍然是通行的法则[10]。

单从药价降幅来看,深圳GPO 的议价能力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建议:一是进一步扩大集团组织范围,集合多家医疗机构的需求并最终形成具有价格优势的大批量订单,从而降低采购成本;二是引入竞争[11],降低行业壁垒,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三是完善的医药供应链体系、质量保障体系[12],同时发挥政府外部监管职能和医疗机构本身积极的医疗控费的能力,进一步降低虚高药价。

本文作者:杨燕,何江江,邹璇,刘新宇,周佳卉,陈珉惺,丛鹂萱,徐源,金春林.

署名单位: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上海市医学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管药政处

参考文献
[1]朱明蕾.从美国医疗集团采购模式看中国医药招标采购的发展方向[J].中国医院,2007,11(4):29-31.
[2]唐潇.我国药品采购模式发展路径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5.
[3]深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印发深圳市推行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深卫计发[2016]63号)[EB/OL].(2016-07-05)[2019-05-23].http://www.sz.gov.cn/szhpfpc/xxgk/ghjh/gmjjshfzghjh_3/201607/t20160705_3833094.htm. [4]U.S.GOVERNMENTACCOUNTABILITYOFFICE.Grouppurchasingorganizations:useofcontractingprocessesandstrategiestoawardcontractsformedical-surgicalproducts[R].Washington,D.C:[s.n.],2003.
[5]王帆,侯艳红.医疗供应链中GPO作用分析[J].中国医药工业杂志,2016,47(5):660-665.
[6]刘文彬.中国卫生技术评估决策转化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14.
[7]吴博生,耿劲松,黄媛,等.药物经济学评价在韩国医保报销决策中的应用[J].中国卫生资源,2014,17(4):270-273,290.
[8]杨光,王诺,黄璐琦,等.中药市场应慎用“降价令”:基于统计资料的分析[J].中国中药杂志,2014,39(1):144-148.
[9]李洁琼.中药产业发展也需对症下药[J].中国农村科技,2014(2):62-63.
[10]艾美仕市场调研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中成药:延续辉煌需跨两道坎[J].中国药店,2013(11):80-81.
[11]言语.中国药品采购市场化实践及其法律风险防范研究:以沪、深GPO模式为视角[J].法制与社会,2017(15):119-120.
[12]邵蓉,谢金平,蒋蓉.美国集团采购组织分析及对我国药品采购的启示[J].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4,7(6):35-40.

本文转载自《中国卫生资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观点不代表集采网立场,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罗立
    罗立 2020年2月15日 05:43

    通过比较,能客观反映一些问题。如果能剔除普遍的价格上涨因素,聚焦在GPO的作用上会更好。

联系我们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