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介绍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成立背景及发展概况,从联盟的主体构成、采购流程、定价模式和服务功能等方面对该联盟数字资源集团采购进行分析,认为该联盟具有成员类型多样、代理公司专业、定价模式灵活和联盟服务丰富等特点,进而提出其对我国图书馆联盟数字资源集团采购的启示。

原文引用:董桂存. 韩国数字资源集团采购研究与启示———以KESLI为例[J].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2020(4):25-31.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图书馆

1 KESLI发展概述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oreanElectronic Site License Initiative,KESLI)拥有国内外多种数字资源,构建了可供全国产学研各领域研究机构共同使用的资源体系,并为研究者提供所需的多种信息知识服务。

为了促进韩国产学研各领域的科研发展和应对日益增长的海外学术资源购置费用,韩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Korea Institute of Science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KISTI)于1999年10月成立了全国性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联盟———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oreanElectronic Site License Initiative,KESLI)。KESLI拥有国内外多种数字资源,构建了可供全国产学研各领域研究机构共同使用的资源体系,并为研究者提供所需的多种信息知识服务。

1999年12月23日,KESLI在韩国大田市召开了第一届联盟大会,之后每年都定期举办联盟大会、电子信息专家培训和电子信息博览会等。2001年5月16日,KESLI及其主管机构KISTI开通了国家科学技术信息中心(National Digital Science Library,NDSL)系统,为联盟资源共建共享及一站式检索服务提供了途径。2010年,KESLI采用Scrapping方式开发了数字资源使用统计自动收集系统。2011年,该系统首次采用标准化使用统计获取协议(The StandardizedUsage Statistics Harvesting Initiative,SUSHI)对10家数据库商进行了使用统计数据的自动收割。2014年,该系统正式采用第四版网络电子资源在线使用统计(Counting OnlineUsage of Networked Electronic Resources,COUNTER)标准进行使用统计数据的收集。

2017年,为了响应韩国政府关于数字资源联合采购的一元化方针,以电子期刊建设为中心的KESLI与以网络数据库建设为中心的电子资源学术联盟(Academic Consortium ofElectronic Resources,ACE)合并,组成新的KESLI。经过合并重组,KESLI的成员机构类型更加多样化,成为韩国规模最大的数字资源采购联盟。截至2019年,KESLI共有501家成员机构,其中高校占比45.5%,位居第一;研究所占比19.8%,位居第二;其后依次是公共机构(18.4%)、企业(10.2%)、医疗机构(5.2%)、其他机构(0.9%)。

2 KESLI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案例分析

2.1 KESLI主体构成

KESLI包括3个主体,分别是主管机构、供应商和成员馆。KISTI是联盟运营的“主管机构”;出版社、学会、信息供应商、代理公司等数字资源生产或流通的企业或机构是提供资源的“供应商”;国内产学研各领域的信息资源接受机构统称为“成员馆”,其中联盟运营委员会被视为一个成员馆。主管机构委托代理公司与海外出版社等供应商联系,协商联盟订阅条件,为各成员馆提供电子期刊订阅代理服务及用户教育等。

2.2 KESLI采购流程

KESLI作为一个服务平台,无偿地为供应商和成员馆提供信息资源服务。供应商负责向联盟提供多样化的产品,成员馆则从中挑选自身所需,自主决定是否购买。KESLI与各数据库商的合约期限通常为每年1-12月。为了在每年1月份可以正常提供数字资源服务,成员馆须在上一年度为联盟采购进行前期准备。成员馆申请参加KESLI的联盟采购流程,如图所示: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成员馆申请参加KESLI的联盟采购流程图

①6-9月,联盟条件审查。主管机构、成员馆和供应商通过三方讨论与协商,最终确定联盟的订阅条件,并由主管机构在KESLI网站上公示。②10月,联盟参加申请。由于联盟对各机构的选定标准不同,各机构需仔细阅读服务内容、订阅费用等条款,然后决定参加与否。如果难以计算订阅费用或想要收到正确的报价单,可以向联盟各代理公司提出申请。网上提交联盟参加申请即可。③11-12月,签订合同及汇款。如果申请参加联盟,机构会从供应商处得到发货单。若接受该发货单,依照联盟规定签约即可。合同签订后,按发票汇出订购款。④次年1月,开始接受服务。所购数字资源既可以直接在供应商网站上使用,又可以在NDSL网站上使用。在合同期内,如有咨询事项,可向各代理公司或主管机构咨询。

2.3 KESLI定价模式

KESLI的定价模式分为两大类,即单一定价模式和复合定价模式。

2.3.1 单一定价模式

(1)分级采购模式

分级采购模式是指按用户规模、参与机构数和机构类型进行分级的采购模式。① 按成员馆的FTE(Full Time Equivalent,全日制)学生人数、机构总人数或相关专业的研究人数等用户规模进行分级的采购模式。如BioOne在2019年采购方案中将订阅价格按FTE硕博士人数划分为A、B、C、D 4个等级。② 按参与机构数分级的采购模式。如SPIE Digital Library在采购方案中按参与机构数将订阅价格分为3个等级,优惠幅度从低到高依次为第一级1-4个机构,第二级5-20个机构,第三级21-40个机构。③ 按机构类型分级的采购模式,即机构与数据库的专业类型越匹配采购费用越高。如Thieme Chemistry E-Journal Package拥有生化领域的5种核心期刊,在采购方案中根据机构类型将订阅价格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家机构、医院、研究所等享受40%的折扣;另一种是企业享受34%的折扣。

(2)全库/子库订购模式

全库/子库订购模式是指在数据库联盟采购中既可以订购全库,又可以按期刊种数、套餐包或子库等方式订购。①按刊订购模式。如JoVE在采购方案中规定,新用户可以采用按刊订购的方式对全库13种期刊进行订购,其中订购1-3种刊享受10%的折扣,订购4-5种刊享受20%的折扣,订购6种及以上期刊享受30% 的折扣。② 按套餐包订购模式。如ASM 在采购方案中规定成员馆可以采购AllInclusive Package(16种刊)、Basic Package(11种刊)、Clinical Package(10种刊)3种套餐包。

(3)续订/新订模式

续订/新订模式是指数据库商针对新用户和续订用户采取不同的优惠政策。如OpticsInfoBase(OIB)在2019年采购方案中规定,续订用户的订购价格上涨幅度为2018年合同金额的4%,而新用户则可以享受原价51%的折扣。

(4)联盟专享价格模式

联盟专享价格模式是数据库商面向所有联盟成员馆实施的一种优惠幅度较大且金额固定的价格模式,该价格是成员馆的专享优惠价格。如Tym Online Journal Collection 在2019年采购方案中面向联盟成员馆的订购价格是339美元,而未加入联盟的机构则必须按原价2200美元采购。

2.3.2 复合定价模式

复合定价模式是指两种及以上单一定价模式组合而成的定价模式。通常是将用户规模、参与机构数、机构类型等某一种或几种分级采购模式与全库/子库订购模式、续订/新订模式等组合使用。如Cell Press Journals在采购方案中根据相关专业人数将机构划分为4个等级,并将全库19种期刊按4个等级逐一进行价格划分;World Scientific e-Journals 在2017-2019年采购合同中按照FTE人数将机构划分为4个等级,并将整包、自然科学包、形式科学包、应用科学包、社会科学包和基础包6个套餐包按4个等级逐个定价。一般对新用户采用这种复合定价模式,而对老用户则执行固定的上涨比例。

2.4 KESLI数字资源服务功能

为了更好地服务于韩国科研领域,KESLI为成员馆提供丰富多样的数字资源服务功能:①数字资源联合采购;②收集并建立学术信息数据档案,如电子期刊原文及元数据、成员馆的许可合同信息、使用统计数据和支出费用信息等;③为成员馆提供国内外学术期刊类数字资源;④开展联盟成果分析;⑤开展所购数字资源的研究与培训。此外,KESLI及KISTI还为成员馆免费提供以下3项扩展服务:

2.4.1 过刊原文使用

海外学术期刊的电子原文大部分归出版社所有,使用者需要通过访问相关网站才能看到。一旦出版社断网或小型出版社倒闭,则无法立即看到电子文本。尽管有些数据库可以申请印刷学术刊物复印书,但是对于习惯快速访问信息资源的用户而言还是会有很多不便。因此,建立可以安全保存大容量海外期刊电子原文的过刊存档系统尤为重要。为此,KISTI以过刊原文为对象建立保存中心,从2011年起开始向KESLI成员馆及NDSL用户免费提供海外学术期刊的过刊原文使用服务,部分过刊数据使用情况如表1所示: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表1 部分过刊数据使用情况

2.4.2 论文信息资源整合

论文信息数据库eGate是一种整合国内外论文信息资源的数据库,提供电子期刊信息、电子文本链接、印刷型期刊原文和免费OA信息等服务。eGate通过NDSL网站和NOS(NDSL OpenService,国家科学技术信息中心开放式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内容丰富的国内外学术论文资源。eGate资源类型的数量及占比如表2所示: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表2 eGate资源类型的数量及占比

2.4.3 NDSL一站式检索

为了向韩国科研人员提供高质量的科技信息综合服务,KESLI及KISTI于2001年开通了NDSL系统。NDSL系统提供内容丰富、类型多样的信息资源,截至2019年4月1日,该系统共提供论文95,017,679件、专利文件37,570,203件、报告书312,069件、动态研究报告51,879件、杂志/会议记录384,999件。为了便于用户检索,NDSL还提供一站式检索服务。通过NOS平台,用户可以在所属机构网站直接使用NDSL 系统。NOS是一种利用Open API等技术使任何人都能够轻松链接NDSL网站内容和服务的开放式流通平台。由于使用便捷,NDSL服务提供的原文阅览量和检索量呈逐年增长的态势。NDSL服务使用情况如表3所示: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表3 NDSL服务使用情况

2.5 KESLI取得的成绩

与未加入KESLI联盟的机构相比,KESLI联盟的成员馆在资源采购和保障方面均取得了显著成效。首先,在相同采购费用或额外增加少量费用的情况下,成员馆可以获得数量更多的核心电子期刊。这不仅大幅节省了信息资源购置费用,而且缩小了高校与研究机构之间在学术期刊购置经费上的差距,实现了不同类型机构之间的相对均等。其次,由于各出版社的联盟价格与各机构的采购预算规模成比例,所以小规模机构加入联盟更加容易。加之数字资源订阅流程简化,成员馆只需查看联盟条件并提交申请书即可完成联盟申请。最后,通过对KESLI联盟2017年加入申请信息进行统计分析发现,高校、研究所、企业、医疗机构和公共机构成为成员馆后,其可利用的期刊资源量呈爆发式增长,如表4所示: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表4 参加KESLI前后机构订阅期刊种数对比

3 KESLI数字资源集团采购的特点

3.1 成员类型多样

KESLI是一个涉及韩国产学研各领域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联盟,涵盖高校、研究所、公共机构、企业、医疗机构等共500余家成员机构。成员机构类型的多样性使KESLI在数字资源保障方面可以兼顾更加全面的学科领域,信息资源亦涉及更广泛的科研应用。正因如此,在韩国政府部门及其主管机构KISTI的大力扶持下,KESLI成为一个拥有国内外多种学术信息资源,可以为研究人员提供多种信息知识服务,以及保障全国科研事业快速发展的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

3.2 代理公司专业

在联盟管理上,KESLI委托专业的代理公司运作相关业务。代理公司负责与海外出版社联系,协商联盟订阅条件,为成员馆提供数字资源订阅代理和用户教育等服务。同时,代理公司还以成员机构订阅的印刷型期刊为基础,代理联盟的价格估算、合同签订及汇款、使用统计、索赔处理等业务。引入专业代理公司后,主管机构减轻了反复沟通、协调繁杂的采购及售后服务等负担,从而把更多精力放在资源推介、供应商提案受理与审核、组织成员馆集团联采、收集与提供各类信息资源、探讨联盟运营条件、推选联盟运营委员等方面。同时,代理公司提供代理服务也减轻了成员机构的业务负担,帮助成员机构迅速便捷地使用数字资源。

3.3 定价模式灵活

面对海外电子期刊逐年增长的大宗交易订阅价格,世界各国图书馆联盟都在积极探寻更加合理的大宗交易替代模式。笔者认为,在替代模式出现之前,韩国KESLI改善定价模式的做法更具现实意义。通过分析KESLI“2019年数据库联盟采购方案”发现,其36个参与集团采购的数据库中采用单一定价模式的占38.89%,采用复合定价模式的占61.11%。复合定价模式不仅可以弥补单一定价模式的不足,而且可以满足成员机构的不同需求并节省采购费用。可见,KESLI与数据库商经过20年的博弈,已迫使大部分数据库商倾听用户的心声并愿意改变以往单一的定价模式。

3.4 联盟服务丰富

KESLI通过整合联盟内的各种学术资源,不仅提供电子期刊原文及元数据、使用统计数据、国内外学术期刊资源、联盟成果分析等常规信息资源服务,而且根据用户需求积极拓展服务功能,如过刊原文使用服务、论文信息资源服务、NDSL一站式检索服务等。其中,NDSL是由KESLI及KISTI共同开发、面向全韩国产学研科研工作者提供核心海外学术数字资源的综合服务系统。建立海外学术数字资源本地化系统不仅可以为联盟用户提供一站式电子原文免费服务,为中小企业和个人用户提供低成本的电子文本有偿服务,而且可以建立国家电子信息资源长期保护体系。

4 KESLI数字资源集团采购对我国图书馆联盟的启示

4.1 构筑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拥有各种类型的图书馆联盟200余个。其中,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DRAA)、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STL)、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文献中心(CASHL)等全国性的图书馆联盟在我国资源共建共享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然而,这些图书馆联盟大多属于单一系统的图书馆联盟,成员机构类型相对单一,联采的资源具有特定倾向性。而韩国KESLI之所以能够成为保障韩国产学研科技发展的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主要得益于两点:一是成员机构多样化,信息资源涵盖领域广泛;二是政府部门对该联盟发展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扶持。因此,我国图书馆联盟有必要学习借鉴韩国构筑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的做法。首先,将涉及我国产学研重要科研领域的图书馆联盟进行一次彻底摸排,按文史、理工、农医、军事等大类进行统计。其次,从各大类中挑选若干具有代表性的图书馆联盟,力求成员机构类型多样化,资源类型兼顾各领域且互补性强。最后,由教育部、文旅部、科技部等相关部委联合牵头,将挑选出来的图书馆联盟及其成员机构的信息资源进行汇总整合,进而构筑一个可以服务全国科研系统的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

4.2 委托代理公司完成数字资源采购

我国图书馆联盟引进资源的采购工作普遍采用牵头馆负责制,与韩国KESLI委托专业代理公司相比,存在一些不利方面:一是随着资源数量的逐年增加,牵头馆的业务负担必然增多,不利于其日常工作的开展;二是当某个数据库联采结束后,牵头馆与成员馆的联盟也随之解散,不利于所购资源的后期维保。基于此,我国图书馆联盟应委托代理公司完成数字资源采购,这样不仅可以避免上述不利因素,而且可以将一些繁琐的事务集中交由专业的代理机构处理,而主管机构只负责管理监督,以节省图书馆的人力物力,减轻图书馆的负担,从而使其将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其他事务。联盟委托代理公司有两种途径:一是从长远发展的角度看,由联盟理事会通过抽调、培训、招募骨干人员自行成立独立的第三方代理公司;二是从短期看,联盟可以聘请专业代理公司,由联盟委派专人与代理公司进行协调。

4.3 制定并采用合理的定价模式

合理的价格分级模式是图书馆联盟采购稳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然而,我国图书馆联盟在数字资源集团采购的定价权方面长期处于不利地位。如张洋等 对我国DRAA数字资源定价模式进行分析后发现,目前大部分数据库商仍然采用单一定价模式,比较常用的是根据用户规模定价,将多种定价模式结合使用的数据库商占比较小。尤其与韩国KESLI以复合定价模式占主导地位的情况相比,我国图书馆联盟以单一定价模式为主的现状则更加不合理。因此,我国图书馆联盟在与数据库商、代理商或出版商等进行数字资源引进谈判时,应竭力争取符合我国图书馆联盟实际的合理定价模式。

首先,各图书馆联盟应做到从联盟中心馆到成员馆上下同心、团结一致,在与数据库商谈判的过程中,全体成员馆作为一个联盟整体共同向数据库商“施压”,迫使其改变以往不合理的单一定价模式,制定符合联盟需求的复合定价模式。其次,联盟中心馆应重视各成员馆的个体利益与特殊需求,并通过定期开展代表会议听取各方意见,改善工作方式,进而建立一个内部联系更加紧密、沟通更加顺畅的联盟共同体。最后,在面对某些体量庞大的数据库商时,全国的图书馆联盟应联合起来,成立联合工作组,共同抵制其不合理的定价模式。如2010年,Elsevier公司的Science Direct电子期刊数据库提出大幅涨价的采购方案,高校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联盟(DRAA)与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NSTL)、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共同发起了全国性的抵制,成立了联合工作组开展工作,最终不仅迫使对方让步,大幅下调了价格,而且与中方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为此后20余年Science Direct数据库采购费用的合理涨幅奠定了基础。

4.4 整合联盟资源构建一站式检索平台

目前,我国图书馆联盟在数字资源共建共享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如数字资源联采、采购流程标准化、售后服务规范化、数据库使用培训、使用数据统计、数字资源存档等。在此基础上,我国图书馆联盟还应学习韩国KESLI积极扩展服务功能。首先,对联盟内引进的所有数字资源进行整合分析,按学术期刊、论文、专利文件、报告书、动态研究报告、会议记录等资源类型进行统计,建立信息资源元数据和档案,摸清联盟信息资源的家底。其次,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用户需求,我国图书馆联盟还应从成员馆馆藏特色资源、相关主题的网络OA资源及订购数据库资源等方面入手,以电子资源、网络资源、多媒体资源为主要类型,通过自建、他建或共建的方式建立图书馆联盟特色数据库。最后,为进一步提高联盟资源利用率,我国数字资源联盟可通过技术集成、人才集成、服务集成等方式构建起成熟、完善的数字资源共享平台,真正实现区域内信息的“一站式检索”与“一站式服务”。通过构建图书馆联盟的一站式检索平台,将分散于各成员馆的联盟订购资源、特色资源数据库及相关机构的信息资源集中起来统一检索,从而实现我国图书馆联盟信息资源服务功能质的提升。

5 结语

经过多年的摸索与实践,KESLI在数字资源共建共享及服务保障等方面日臻完善,极大地促进了韩国产学研各领域的快速发展。我国图书馆联盟应积极学习和借鉴其数字资源集团采购的成功经验,通过构筑国家信息资源保障系统,委托代理公司负责联盟数字资源采购,制定合理的定价模式,整合联盟资源并构建一站式检索平台等举措,完善我国图书馆联盟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为我国科研事业的蓬勃发展保驾护航。

*声明:内容转载自《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20年第4期。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集采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引用本文: 韩国数字资源国家联盟(KESLI)的数字资源集团采购模式. 集采网. https://group-purchasing.com/article/3341.

(0)
上一篇 2022年2月9日 23:31
下一篇 2022年3月22日 03:14

相关推荐

  • 基于“互联网+”的集团性企业采购管理平台建设

    在“互联网+”背景下,传统企业如何做好采购管理创新,实现高效、集中、阳光、协同的生态型采购管理是至关重要的。集团采购作为基于“互联网+”的新兴采购模式,企业采购管理平台的搭建需要信息化与采购业务深度融合。它既是对传统采购模式的一种补充,也是一种颠覆。来源:谢蔓 (中山大学新华学院)

    2019年12月27日
  • 零售食品GPO(Topco)将使用区块链技术实现食品溯源

    美国最大的零售食品GPO(集团采购组织),Topco Associates,将使用万事达(Mastercard)旗下的区块链食品溯源平台进行食品溯源。据称,这项技术将使会员和顾客了解商店所提供海鲜的道德采购情况和环境合规性,也将进一步令食品商在召回等 “不幸事件” 期间深入研究食品链中存在的问题。

    2019年12月27日
  • 集采模式在企业集团中的价值与实施问题

    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企业的竞争已经延伸到采购与供应链管理的竞争,集中采购这一先进采购模式正在进一步被推广应用。集团化企业本身具备规模及产业优势,实施集中采购,可以充分发挥规模优势,有效降低采购成本,节约资金。文章从集团化现有采购模式存在的问题入手,分析了集团化企业实施集中采购的优势,对于应该如何设立集中采购模式的管理问题展开了分析,探讨了实施过程中需要注意的要点,以供参考。

    2021年4月6日
  • ARNPO: 三大汽车制造商在俄罗斯共建零部件集团采购组织

    2015 年 1 月,AVTOVAZ-RENAULT-NISSAN 采购组织 (ARNPO) 取代了三个合作伙伴于 2013 年建立的共同采购组织(CPO), 以及俄罗斯伏尔加、雷诺和日产的单独采购部门 ,负责管理俄罗斯所有三个合作伙伴的采购。ARNPO将成为俄罗斯汽车行业的最大买家,将帮助 AVTOVAZ 进一步融入全球行业。

    2022年4月5日
  • 药械网GPO集团采购管理系统

    GPO集团采购管理系统通过在线管理将原来分散在各个医院的采购集中到集团统一采购,通过集中组织、集中数量、集中商家、集中监管,实现降低采购成本、提高采购效率。

    2020年4月11日
  • 央企集中采购率达87.2%,节约资金占利润总额25%

    集中采购对企业盈利能力提升和核心竞争力形成的作用日益凸显,通过集中采购控制采购成本已经成为企业重要的利润源泉。近年来,国资委持续推动中央企业实行集中采购、组织采购管理对标、开展专题培训指导,有力促进了企业降本增效、阳光运行、规范运作。

    2020年1月1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