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量采购

  • 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政策内涵及改革挑战

    为降低虚高药价,减轻群众药费负担,国家持续推进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制度改革,近期更是将集中带量采购的范围扩大到耗材。围绕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政策内涵、政策影响及评价、面临的挑战和困难、试点政策扩围优化建议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

    2021年2月17日
  • 国家组织药品集采模式对临床用药管理与患者的影响

    调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以下简称“‘4+7’试点”)的影响,提出政策建议,为进一步推行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提供参考。用焦点组访谈法,对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和沈阳5 个试点城市的64 位医疗保险管理者、卫生行政管理者、医院管理者和医师代表进行访谈。用问卷调查法,就政策影响对5 个试点城市的509 位医师和498 位患者进行分层抽样调查。结果表明:医师对“4+7”试点的认可程度高,认为药品的临床效果达标,不良反应处于常态水平。患者给予中标药品正向反馈,对中标药品的接受度较高,试点降低了患者的医疗费用,患者满意度较高。试点也存在医院为达成政策实施目标而限制医师的处方权,医师工作量加大但激励不足等问题。药品集中采购的积极影响明显,但要实现控制药品总费用、保障药品供应和“三医联动”的目标,还应平行推进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如加快医疗保险支付改革,依托药品临床综合评价以真实世界数据推动药品的遴选和合理使用,调整医药费用结构,促进公立医院绩效及薪酬制度改革,推进行业监管和医疗卫生服务精细化管理等。

    2021年2月17日
  • 国家组织药品集采模式的理论基础与成效评价

    探讨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卫生经济学理论基础和实践。总结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8条经验及存在的一些问题。评价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的效果。建议从确保质量、供应、使用和回款4个方面,对药品带量采购进行全方位的监测。

    2021年2月17日
  • 当前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的核心要素分析

    明确药品带量采购的核心要素及相关理论,深入分析和比较我国实施的3批药品集中采购的相关政策,厘清我国药品带量采购模式的演进历程和发展趋势,以期为优化我国医药采购制度、增进人民群众健康福祉提供参考。

    2021年2月17日
  • 药品集中采购模式的发展过程与改革建议

    我国的药品招标采购制度经历了统购统销、分散采购为主、集中采购初创和调整、网上药品集中采购全面推行、”两标”(基本药物招标与非基本药物招标)合一与联合采购探索、国家药品招标采购试点等阶段。现阶段药品集中采购存在平台隶属关系多样、”两票制”政策下企业遴选可能涉嫌垄断、降价成为招标采购的最核心绩效指标、GPO采购探索涉嫌垄断经营等问题。本研究基于控费目标构建的模型分析结果显示,药品费用是效率、药品用量、价格的函数,价格高则费用高,效率低则费用高。未来药品招标采购的目标不应当单纯以控价为核心,而应当兼顾效率,使招标采购的作用回归到”以量换价”的本质功能。建议我国药品招标采购应建立采购方和支付方相对独立的统一平台,逐步规范集团化采购模式,发挥医保支付审核的控费功能来代替单纯降价,避免绝对性的统一最低价采购。

    2021年1月24日
  • 药品集采模式趋于常态化,将推进医药企业信用评价制度

    经过第一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试点和扩围工作,国家集采常态化制度逐渐成熟明朗。有关部门在总结了前期工作的经验和问题后,进一步完善了第二批集采政策及规则。深入分析优化后的第二批集采规则要点,对于更好地预测后续常态化的集采模式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020年10月24日
  • 医药集采“以量换价”的经济学逻辑

    基于经济学原理,对医保介入后的医药市场交易机制进行了分析,认为: 以量换价的集采必须获得供给方的配合,需要降低供给侧的成本,形成新的供应曲线,才能保证在低价格下足量的供应,从而实现以量换价的真正实现。

    2020年6月3日
  • 药品带量集采覆盖全国,预计节约医保费用600亿元

    为解决以往医药集采中出现的“招采分离、中标不采、量价脱离”等问题,我国政府自2018年开始推进“4+7带量采购”政策。虽然目前的集采试点仅有25个通用名品种,但产生的影响足够深远。如果25个品种按中选价采购,预计全国能腾出医保空间超过600亿元。

    2020年3月9日
  • 药品采购GPO模式的垄断风险与市场化突破

    面对医保控费趋严、医院收入药占比下降的双重压力,医药产业未来增速不乐观, 压力较大 ,由此也催生出GPO(集团采购组织)、 PBM(药品福利管理) 、IDN(医联体)等医药领域新业态。GPO作为省一级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平台的有益补充,其谈判议价行为不仅包含市场自主调节行为,同时带有基于行政委托产生的行政色彩。对两种不同的主体属性在《反垄断法》下做区分处理可以发现,GPO 一方面基于接受行政委托不正当设定门槛限制竞争;另一方面聚合下游购买需求产生对上游药品生产企业的相对优势甚至市场支配地位又造成了限制、拒绝交易、无正当理由低价购买等垄断问题。当下我国GPO 发展模式背负了行政性垄断的嫌疑和限制市场竞争的“原罪”,公平竞争审查为GPO的重生和防止制度异化提供了可行的路径。

    2020年2月21日
  • 通过GPO采购模式降药价潜伏的药品短缺问题

    2019年,中国医药行业以史无前例的力度推广GPO模式,在此形势下,医药企业正在面临大洗牌,带量采购正在倒逼企业进行转型和创新,而同时,若通过集采使药品价格跌到成本线以下不仅对于医保节约的最终目的毫无意义,更是有可能造成药品短缺。

    2020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