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通过对施行药品集团采购(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GPO)前后深圳全市及样本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平台、数量、金额、品种和费用的分析,探讨深圳市GPO 及其对公立医院药品结构和费用的影响。结果表明,GPO 稳步推进,且对医院药品品种结构影响不大;控费作用显著,医院药品费用和门诊、住院费用降低;有利于降低药占比,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对综合医院的影响大于专科医院。

通过对施行药品集团采购(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GPO)前后深圳全市及样本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平台、数量、金额、品种和费用的分析,探讨深圳市GPO 及其对公立医院药品结构和费用的影响。选取参与GPO 的综合医院、专科医院各2 家,对GPO 平台、广东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的药品采购数据和样本医院药品采购、医院收入、均次费用等数据进行描述性分析,并运用Pearson 相关分析分析GPO 与药占比之间的相关性。结果表明: 2018 年1~6 月,GPO 金额占全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总金额的62.60%。2017 年4 家样本医院GPO 药品种类占全院药品采购种类的50.00% 左右。自GPO 启动,深圳市药占比控制在30.00% 以下,且缓慢下滑,与药占比呈强负相关(R=-0.884,P<0.05),样本医院药占比、均次费用等有所下降。西药GPO 比例略高于中成药,GPO和非GPO 平台采购的药品结构各有特点,2017 年4 家样本医院整体药品采购结构变化不大。可见, GPO 稳步推进,且对医院药品品种结构影响不大;控费作用显著,医院药品费用和门诊、住院费用降低;有利于降低药占比,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对综合医院的影响大于专科医院。

原文:徐源, 陈珉惺, 何江江, 等. 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现状及对公立医院药品费用和结构的影响[J]. 中国卫生资源, 23(3): 222-227.

药品集团采购(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GPO)是指通过招标的形式,对一定范围内医疗机构的临床用药进行集中采购来达到优化药品资源配置的目的[1],从而规范医疗机构购药行为、保证药品质量、控制虚高药价、整顿购销秩序、治理商业贿赂、纠正不正之风、减轻人民群众医药费用负担[2]。自2016 年7 月启动公立医院药品GPO 改革后,深圳市公立医院逐步试行药品GPO 新模式。本文将通过对施行GPO前后深圳全市及样本公立医院药品采购平台、数量、金额、品种和费用的分析,探讨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施行GPO 的现状以及对公立医院药品结构和费用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1.1.1 GPO 平台、广东省第三方药品电子交易平台数据 2017 年1 月—2018 年6 月药品采购数据,包括GPO 药品采购量、采购总价。

1.1.2 样本医院数据 选取参与GPO 的综合医院(某市级综合医院A、某区级综合医院B)和专科医院(C、D)各2 家作为样本医院,收集2013—2017 年的医院财务数据,包括药品采购数据(种类、数量和金额等)、医院收入、均次费用等数据。

1.2 方法

1.2.1 描述性分析 对医院总收入、医疗收入、药品收入、药占比等收入状况,以及门诊住院费用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

1.2.2 Pearson相关分析 将2017年1 月—2018年6月,深圳全市18 个月的GPO 金额占比与药占比2 个变量做Pearson 相关分析,分析GPO 与药占比的相关性。

2 结果

2.1 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GPO 现状

2017 年1 月,深圳市正式上线第一批目录药品(保障供应药品目录),同年5 月份上线第二批目录药品(重点降价药品目录,即2015 年销售额排名前80.00% 的药品)。2017 年1 月至2018 年6 月,深圳市GPO 金额不断增长,特别是2017 年5 月用量较大的第二批目录药品上线后,2017 年6 月GPO 金额开始激增,7 月GPO 金额占总采购金额超30.00%,9 月突破50.00%,直至2018 年6 月GPO 的占比依然逐步上升,见图1。就全市GPO 金额相对趋于稳定的2018 年1-6 月数据来看,GPO 金额占全市公立医院药品采购总金额的62.60%。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1 2017 年1 月—2018 年6 月深圳市药品采购情况

2017 年,4 家样本医院中综合医院A 药品GPO的金额占比最高,约占药品采购总金额的60.00%,2家专科医院占比均在30.00% 左右,综合医院B 则在38.00% 左右,介于综合医院A 与2 家专科医院之间,见表1。将不同品规药品按带剂型的通用名归类,同一通用名的药品全部或部分通过GPO 均归为GPO 的药品,4 家样本医院GPO 的药品种类占全院药品采购种类的50.00% 左右,其中2 家综合医院GPO 的药品采购金额占全院采购金额的60.00% 以上,2 家专科医院在50.00% 以上,见表2。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表1 2017 年样本医院药品的集团采购情况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表2 2017 年样本医院在药品集团采购平台采购的药品品种情况

分别统计4 家样本医院采购金额前20 位的药品,2017 年GPO 实施后前20 位药品的采购金额有所下降。其中2 家综合医院2017 年采购金额前20 位的药品大多通过GPO 平台集中采购,2015 年、2016 年前20 位常用药中,大部分在2017 年通过GPO ;而2 家专科医院2017 年采购金额前20 位的药品中通过GPO 平台集中采购的仅一半左右,2015 年、2016 年采购金额前20 位的药品在2017 年纳入GPO 的不到一半,见表3。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表3 2015—2017 年样本医院药品集团采购占比情况

2.2 GPO 对药品费用的影响

自2017 年GPO 启动开始,GPO 占比不断攀升,深圳市药占比水平呈缓慢下滑趋势,从2017 年1 月的30.89% 下滑至2018 年6 月的25.02%,见图2。将2017年1 月至2018 年6 月,全市18 个月的GPO 占比与药占比2 个变量做Pearson 相关分析(R=-0.884,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两者之间呈强负相关。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2 2017 年1 月—2018 年6 月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和药占比情况

2013—2017 年,样本医院的药占比均呈下降趋势,2017 年,除综合医院B 的药占比高于30.00% 外,其余3 家医院均控制在27.00% 以内,且实施GPO 后2017 年A、B、C、D 4 家医院的药占比较2016 年环比降幅分别为11.10%、5.07%、7.98%、9.20%,见图3。同时,药品费用的增加趋势也得到明显抑制,在2017年实施GPO 后,4 家医院增幅均急剧下降,其中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呈负增长,控费效果明显,见图4。此外,样本医院2017 年门诊次均费用和人均住院费用也均有下降趋势,见图5。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3 2013—2017 年样本医院药占比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4 2014—2017 年样本医院药品收入环比增幅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5 2014—2017 年样本医院门诊次均费用及住院人均费用环比增幅

2.3 GPO 对药品结构的影响

总体来看,4 家样本医院西药的GPO 品种比例略高于中成药,特别是2 家专科医院,见图6。就单家医院来看,综合医院B 与专科医院C 中成药GPO 品种数低于非GPO,除综合医院B 西药GPO 品种数略低于非GPO 外,其余医院西药GPO 品种数均高于非GPO。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6 样本医院中、西药采购渠道分布
(注:图中数据为不同采购平台采购的药物种数)

与2015 年、2016 年相比,2017 年4 家样本医院药品采购的结构特别是西药结构变化不大,中成药中骨伤科和外科药物品种比例略有减少,妇科药物比例略有增加,见图7、图8。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7 2015—2017 年综合医院A 西药采购药理分类结构
(注:图中数据为采购西药品种的药理分类占比/%)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8 2015—2017 年综合医院A 中成药采购药理分类结构
(注:图中数据为采购中成药品种的药理分类占比/%)

从西药品来看,样本医院GPO 和非GPO 的西药药品结构较为相似,这里以采购量最大的综合医院A 为例。相比于非GPO 途径的药品采购结构,GPO 药品中心血管系统药物、消化道和代谢药物以及全身用抗感染药物比例略高,杂类、神经系统药物、皮肤科药物以及感觉器官药物比例略低,见图9。从各大类西药药品的采购途径来看,心血管系统药物、消化道和代谢药物、系统性激素抑制剂以及全身抗感染药物GPO 比例较高,皮肤科药物、感觉器官药物和神经系统药物GPO 比例较低,抗肿瘤药物及免疫调节剂GPO 与非GPO 比例相近,见图10。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9 综合医院A 不同采购平台西药药理分类结构
(注:图中数据为采购西药品种的药理分类占比/%)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10 综合医院A 不同采购平台各类西药种数分布
(注:图中数据为不同采购平台采购的药物种类)

就中成药来看,同样以中成药采购数量较多、种类较为齐全的综合医院A 为例,将中成药分为7 大类。总体来看,GPO 和非GPO 的中成药采购结构较为相似,其中外科用药和耳鼻喉科用药的非GPO 采购比例略高,见图11、图12。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11 综合医院A 中成药采购药理分类结构
深圳药品GPO现状及其对公立医院采购费用和结构的影响
图12 综合医院A 不同采购平台各类中成药采购种数分布
(注:图中数据为不同采购平台平均的药物种类)

3 讨论

3.1 GPO 稳步推进,且对医院药品结构影响不大

深圳GPO 实际运行一年多以来,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逐步由广东省药品交易平台转向深圳GPO 平台,全市公立医院在GPO 的药品品种和金额的比例均稳步提升。从全市层面来看,2017 年1 月开始,GPO占比不断攀升,2018 年已突破60%,可见GPO 的覆盖面还将扩大。从医院层面来看,2017 年4 家样本医院药品采购总金额的30%左右通过GPO 平台集中采购,覆盖品种占全院药品采购种类的一半以上,且基本覆盖了采购金额前20 位的常用药。从药品采购结构来看,GPO 和非GPO 的药品结构特点有一定区别,血液和造血器官药物、心血管系统药物、消化道和代谢药物以及全身抗感染药物GPO 比例较高。与此同时,医院的整体用药结构变化不大,体现出深圳GPO 改革推进过程中,充分发挥医疗机构药学和临床医学专家的专业力量,确保了GPO 药品供应目录及其成交结果符合深圳市临床用药的需求和特点,保障了改革的稳步推进。

3.2 GPO 控费作用显著,降低医院药品费用和门诊、住院费用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是直接影响药品价格的制度工具,同时通过价格传导机制,控制药品费用支出[3]。当前,我国各省市实施药品集中采购后,虽然降幅有所差异,但均体现了显著的降价效果[4]。从GPO 对控费作用的直接效应来看,样本医院药品收入及药占比均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从GPO 对控费作用的间接效应来看,样本医院的门诊和住院费用也得到了显著的控制,减轻了市民医药费用的负担。从整体来看,GPO 降低了药品采购单价,有效控制了部分以前采购金额较大药品的使用,从而有效控制了门诊次均费用和人均住院费用,这反映出GPO 在医院控费方面有明显效果。

3.3 GPO 有利于降低药占比,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

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改革将临床合理用药水平提高作为改革试点的四个目标之一[5],2017年全市公立医院药占比降低至26.62%,2018 年1 月至6 月进一步降低至25.02%,达到了方案提出的全市公立医院药品收入占业务收入的比例下降到27.00% 以内的要求。除了综合医院B 由于成立医院集团,其管辖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多,大多承接需长期用药的慢性病患者,其他3 家样本医院的药占比均已达到了这一目标,且相较2016 年环比降幅显著,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GPO 降低药占比的效果。药占比管控成为我国各地政府控制医疗费用持续上涨的重要政策工具之一,但仅通过药占比控制来促进合理用药是远远不够的,合理用药与合理药占比相辅相成,合理用药引导合理药占比的设定,合理药占比促进合理用药[6]。除控制药占比外,GPO 还能促使医院药品管理进一步加强[7]。例如,按照医院实际情况制定标准化的治疗方案和药品处方集等,将二者结合后作为医院采购药品的参考依据。通过开展药师门诊和药物重整,在为患者调配药品的同时,注意对剂量、有效成分予以确认,防止重复用药、过度治疗,避免因用药不合理而致药品费用上涨。

3.4 GPO 对综合医院的影响大于专科医院

通过研究GPO 相关执行政策及药品采购目录可以看出,GPO 降价的目标对象为全市采购金额排名前80.00% 的药品,GPO 的降价药品应该对综合医院影响较大,分析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结论。从药品采购品种和金额来看,综合医院通过GPO 的药品品种和金额比例远高于儿童医院和市妇幼保健院,特别是市级综合医院。从控费效果来看,启动GPO 后,综合医院的总收入、医疗收入和药品收入的费用控制作用也是更为突出的。未来,随着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改革试点工作的进一步推进,应适时调整并继续扩大集团采购目录,并纳入更多的常用低价药、妇儿专科及急抢救药品,以进一步扩大GPO 改革覆盖面,促进改革成效更广泛地惠及综合性和各类专科公立医疗机构。如2018 年6 月,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将目录范围扩大到采购金额排名前90.00% 以内的药品,并纳入更多的常用低价药、妇儿专科及急抢救药品[8]。随着自愿加入深圳GPO 的医院的不断增加,以及东莞、肇庆、珠海、河源等地市通过跨区域联合采购方式在深圳GPO 平台采购,药品目录需求扩大,且除了药品外还可能涉及耗材、设备等多种多样产品的谈判式采购,在此过程中,应综合医院的需求、医疗保险控费要求以及医生和患者的用药习惯等多方诉求。

参考文献

[1]陈守愚. 招标投标理论研究与实务[M]. 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 1998.

[2]何芬华, 力晓蓉. 中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历程的文献研究:1999—2010[J].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 2011, 4(4): 64-70.

[3]丁锦希, 龚婷, 李伟. 我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控费效应的实证分析[J]. 中国卫生经济, 2015, 34(10): 68-71.

[4]张睿智, 乔家骏, 毛宗福, 等. 我国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现状评述[J]. 药物流行病学杂志, 2019, 28(3): 199-204.

[5]深圳市卫生计生委. 关于印发深圳市推行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改革试点实施方案的通知: 深卫计发[2016]63 号[EB/OL]. (2016-07-01)[2019-07-05]. https: //www.quanyaowang.com/news/5ab85c7af040e211acda6ba3.html.

[6]蔡辉, 吴海波, 吴春风, 等. 我国药占比研究述评: 基于2005—2017 年的文献[J]. 卫生经济研究, 2019, 36(5): 42-45.

[7]黄嵬, 顾申勇, 陈盛新.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利弊分析与对策探讨[J]. 药学实践杂志, 2002, 20(2): 113-115.

[8]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关于印发《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目录管理办法( 试行)》的通知[EB/OL].(2018-05-11)[2019-07-20]. http: //wjw.sz.gov.cn/xxgk/zcfggfxwj/mybh_5/201806/t20180612_12118852.htm.

*声明:内容转载自《中国卫生资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集采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